外媒 孩子上網課,中國家長手忙腳亂

印尼《雅加達郵報》2月22日文章,原題:隨著學校延遲開學,中國家長竭力適應電子學習,全文如下: 

由于擔心疫情,中國的學校已停課數周。這種狀況不僅正考驗孩子們,也在考驗他們的父母。為查看當自己去上班時12歲的兒子在家干什么,廣東韶關的陳燕(音)在家里安了攝像頭。迄今,她發現兒子白天閑不住但就是不學習,包括在上直播課時打瞌睡。“網速慢,我們從老師那里聽不到任何一句流暢的話”,她說,“我敢肯定,在一個60人的課堂上,老師注意不到我兒子是否在聽講。”

隨著從小學到大學在內的各級學校把停課時間延至3月,新冠肺炎疫情已使中國各地千千萬萬的家長不得不兼顧孩子在家中的學習。這為一個行業帶來意想不到的益處:在線教育。就在中國家長們疲于應付之際,在線教育企業正為自己的好運喜不自禁:一個曾競爭激烈的燒錢市場,如今已成為這場衛生危機中為數不多的贏家之一。

總部位于上海的麥奇教育科技的創始人楊正大表示,本月前10天,該公司平臺上的網課量已增至去年同期的3倍多。在更多學生依賴線下輔導的內地中小城市,這種增長尤其迅速。他說,新冠病毒正重新定義在線教育行業。

中國教育企業的股價也隨著病毒蔓延而大漲。2018年在中國4630億元的課外輔導行業中,在線教育的市場份額僅為6.5%。但商業咨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預測,到2023年該數字或將躍升至35.7%。花旗集團分析師馬克·李在本月的簡報中表示,由于受疫情影響,短期內已有200萬余中國學生參加在線課堂。

香港企業家本·朱的9歲女兒就讀于一所國際小學,該校正使用谷歌課堂等App安排學習、共享材料并收集家庭作業。“在這個特殊時期,在線學習是一種合理妥協”,朱說,“但就面對面學習體驗來說,在線教育永遠無法替代線下課堂。”

48歲的伊凡·區從事保險業,如今幾乎沒有客戶的他成為5歲女兒的全職老師,而且比以前上班時更累,“她學習時我是老師,她玩耍時我要陪她,她睡覺時我需準備第二天的教材。我根本沒時間休息。”當幼兒園在某視頻平臺上為女兒安排教師的實時教學時,他感到如釋重負。

但要想令在線教育像現實課堂的互動那樣有效,并非易事,對一些教師來說也是如此。當16歲的女兒開始在家里利用網上平臺復課,以為明年高考做準備時,44歲的北京物理教師胡冰(音)也要被“錘煉”,“網絡不穩定,常掉線”。另一個可預見的問題是需花更多時間發放課堂材料。

隨著從眾多新初創企業到阿里巴巴這類科技巨頭,都一擁而上參與(網課)競爭,或將導致該市場過度飽和。這次疫情過去后,目前對在線學習的這種推動力或將很快消退。業內專家認為,不能保證這種短期熱潮會轉化為長期增長。相關企業需擁有優質學習平臺,才能把學生留在虛擬課堂。

對浸淫于數字時代的中國孩子們來說,再為日常生活添一塊屏幕,可能讓他們比正因此手忙腳亂的家長們感到更自然。39歲的四川某大學講師陸妍(音)和10歲的兒子都加入在線英語課堂。“從個人角度來說,我還是更愿在實體教室里與學生們對話,因為過去10年來我一直在這么做”,陸說,“但我不會對越來越多學生轉向線上感到奇怪,畢竟我們的孩子們出生并成長于互聯網時代。”

互联网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