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星島詩苑 > 正文

我真的到過海南嗎

核心提示: 冬季,抓起棋子灣的沙 一雙顫抖的手 恍如沙漏 這一抓,半個世紀過去了 人生的棋子還在東挪西走 并未定局

QQ圖片20200107155847_副本

木麻黃▲ 【攝影】吳再


我真的到過海南嗎


冬季,抓起棋子灣的沙

一雙顫抖的手

恍如沙漏

這一抓,半個世紀過去了

人生的棋子還在東挪西走

并未定局

 

海南的沙灘就像失去的光陰

蒼白而美

在一個出產海瑞的島上

沒人告訴我,當我和一棵椰樹

對視

為何總是無緣無故地流淚

 

“疼痛,是世界最后的覺悟”

在游人的眼里

天涯海角只是幾塊水泡的石頭

而我,卻仿佛看到伏波將軍的

馬、車、士兵

正在南海云集

 

不能在愈陷愈深的衰老中恐懼

我們是與世無爭的牡蠣

也有五彩斑斕的殼

在五指山上讀詩

云的聲音要比花

更柔

 

詩/吳再

 

孤獨之旅,是一首首詩歌的安慰

文 / 吳再

都快10年了,仿佛邂逅繆斯,我的24行詩寫作呈井噴之勢,竟達到了一天一首,甚至一天兩首,一天三首的地步,一年的作品完全可以編出一本豐厚的詩集 。但是,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書號與印刷費越來越貴了,而且遇到不懂詩歌的編輯審讀,讓你啼笑皆非,抑郁的心都有)——我只能攢著,一直攢著,到了幾千首了,才懶洋洋地聯系出版社的人。有時候,我會暗地里問自己,是不是寫得太多太多了。但重新閱讀一番后又否定了寫得太多的想法。覺得就作品的品質而言,還能差強人意(中國足協的自我鑒定)。

就在這種長久寫作的堅持下,我體會到了一種文字帶給我的溫暖。可以說,我始終與文字相伴,我始終與它共同感受和成長,我也不止一次的聽到它對我哭訴,但如果我可以從容的接受,好像一切都就變得溫和了,并且那么真實,因為這不僅僅是一種心態,而是我確確實實感受到了。

可能這是一個冷漠隔絕的時代,語言所能描繪的東西,只有一個人的孤獨人生,而在寫作之后,是一個個緩慢的情感反芻,于是我的歷史便出現了。在深圳,經常無人可聊,無人可找,遇到無惡不作的鄰居,也是一個人默默忍受(真想離開深圳)。于是,詩歌成了我最好的戰友。

QQ圖片20200107155850_副本1

詩人的下午茶。  攝影:田霞(重慶明月)

互联网理财平台